章鱼彩票

章鱼彩票 > 美文  > 正文
校园记实原创系列之《六号宿舍》
  • 2019-05-11
  • 来源:互联网
  • 编辑:小美
  • 阅读人数:611

校园记实原创系列之《六号宿舍》(图1)

上篇

六号宿舍座落在学校食堂大门正对面,是一栋单层的砖瓦房。宿舍分上下两层共有二十几个床位。

六号宿舍最大的特点是空间面积大,床位多。最与众不同的地方是初中,高中各年段寄宿生混住。

刚来建西中学就读高一那年,我就入住六号宿舍。

记得刚入住的那个晚上,夜色很美,一轮明月升上山头,透过宿舍窗户柔柔地撤了一地金黄。

或许是初来乍到认生都想混个熟吧,上一秒还是陌生人,相视一笑,下一秒就变成熟人,再下一秒就成了舍友。

六号宿舍人才精英特别多,比如擅长吟诗作画的康少华(当时在读初三)文采飞扬的翁清华(后来读文科)哲学家谢建雄(后来读理科)以及吹牛大王老K。老K是我给他起的绰号,因为他长成一付朴克牌黑桃K的脸,我曾问过他为什么脸那么黑,他说之前是白的,后来帅炸了,炸黑了。他跟我不同班,呆的时间也短,至今真名不祥,当然不谦虚地说也包括有点文艺范的我。

我的个神啊!我说了这么多不是太啰嗦也是太复杂,听得你脑都大了吧!

总之,那天晚想哭,想笑,想唱,想跳,什么都可以想,就的不想让你睡!

校园记实原创系列之《六号宿舍》(图2)

记得宿舍里有个读初一的小舍友,绰号叫“小不点”特别逗,他身材矮小,干瘦,猴精,性格超级外向,既泼辣又搞笑。

别人挑逗他,他就把尖尖小嘴一撇,嘿嘿,露出一排洁白的小虎牙。倘若你重复两遍叫他“小不点”他瞧准你离得近,立马伸出细得象紫茄似的小手,一不留神跳起来给你个脑瓜嘣吃。

他头顶不长毛,光秃秃象个小南瓜,有时你叫他“小南瓜,”话音刚落,咚咚咚如雨后蜻蜓爬上竹竿,早搂住你的腰直憨笑,那神态不叫柳树笑弯了腰,你笑”S”了才怪呢。

话说曹操,曹操就到。

只见“小不点”从食堂里买了一大盆绿豆冰水,急匆匆地走进宿舍,往桌边一站,他二话不说,双手举起,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个精光。

出于关心,我告诉他:

“一口气喝下这么多绿豆冰水,吃坏身体怎么办?”

小不点告诉我:“活了104岁了,”

“吃绿豆冰水吃的?”

“不是,我奶奶从来不管闲事!”

多么深刻的领悟啊!我顿时无语。

校园记实原创系列之《六号宿舍》(图3)

泰戈尔说:“眼睛为他下着雨,心却为他打着伞,这就是爱情。”

接下来老K的一方话,多多少少验证了这一点。

老k说:

“班上有个班花一直在追求他,表白只要娶了她,家里的大事小事都由他说了算,他说一,她绝对不敢说二,敢有半点不周到,嘿嘿,上去就是一巴掌。她必须天天跪着跟他说话。不过她承诺,只要他把家务做完,每月工资全部上交,就允许他吹上五分钟牛B。唉,不说了,说多了都是泪…”

我故作惊讶地问老K:

“你的肺活量是多少啊?能把牛皮吹破,真是不简单!”

老K似笑非笑地说:

“小样,我走过的路比你走过的桥还多,我变天鹅的时候,你还是个蛋呢!我至于跟你吹吗?真是的!都散了吧,整天读书读书忙的跟个影帝似的,时间不早了,别耽搁我睡觉。”

我躺在床上翻来复去睡不着,“腾”地一下坐了起来,我打开日记本,提起笔飞快地写下当天的日记。

那一夜,我做了一个青葱美梦。

校园记实原创系列之《六号宿舍》(图4)

下篇

前面说过六号宿舍人才精英特别多,老k当属精英中的精英,当然,我说这话可能你连标点符号都不信,不过没关系,反正我信就行。

老k的经典语录就是:“简单,一样的坚持,总会看见的结果。”

闲来无事,老k喜欢呆在宿舍里跟大家八卦讲他的故事:

“小时候我最喜欢玩捉迷藏,等别人都藏好了我就回家吃饭。长大后我学会靠脸吃饭,后来差点饿死才放弃。现在我尝试做一个有趣的人,却总是跑偏了成了一个逗比。”

老K那时的调侃水平就很高:

记得6月9日那天中午,我跟童明,许胜发,王道生,老k等几个同学,跑到建西小火车铁路旁边的河里游泳,我不小心滑进河里的深水区,因不习水性被呛,

“要是掉厕所里我就不救你了。”老k话里话外一股很强的骚气。

上了岸,我吐了几口脏水,一脸死相。

抬头看见河岸对面有几个女生在赏景观望,因为害羞,我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换衣服,老k走了过来

面带非州微笑说:

“哇哦,啊,简直无法直视,你太优秀了,连胸都是A。你没有猪的形象,很有猪的气质。”

我一时语塞,哭笑不得。

老k接着说:

象你这种弱智,打着灯笼都找不到,你过来,我来拷问你几个问题:

“请问,最含蓄性的暗示是什么?”

我当时正在换内衣内裤,没有搭理他。

答,你

“呸呸呸,你少来恶心我,信不信我怼死你!”

我没好气地说。

“不好意思我忍不住,算我求求你了,容我冷静一下好吗?”

见我弯着腰正在穿裤子,

老k嬉皮笑脸地说:

“你这操作,好象小儿哦,我都看不下去了。”

停了停又说:

“年轻必须要浪,大浪淘沙,自信潇洒,畅通无阻,迎风飞舞。洗头洗澡加按摩,放火…哈哈,我说的是反话。”

“你还真是猪戴,一套又一套,嗯,你继续吹,我在听。”

我表面装着若无其事,心里却想:

“这老k,真是个奇葩,复杂的五官下,还有一颗逗逼的心,真是无语。”

校园记实原创系列之《六号宿舍》(图5)

一天,”小不点”俏皮地问老k:

“为什么女生不会主动找男生?”

老K表情淡淡的说道:

“小朋友,你见过插座主动找插头的吗?没见识,”

见“小不点”一脸发蒙的傻样,老K接着说:

“个不高,胸还小,人不聪明,屁事儿还一少。告诉你小子,男生主动找女生才是硬道理。”

“说的跟真的似的,我读的书少,你不要骗我,我想请教一下怎么主动找女生?”

“小不点”一脸好奇地创根问底。

“说猪笨,你比猪还笨,怎么主动找女生还用教吗?比如,你可以爬上墙头等红杏。”

老k神态悠然地说。

“搞笑吧,管用吗?”

“小不点”一脸疑惑。

“管用不管用试了就知道,不过你也别高兴得太早,你傻成这样我也无能为力,我只能点到为止,方式方法你自已去揣摩掌握,比如,试金可以用火,试女人可以用金,试男人可以用女人。”

老k阴阳怪气地说,

听得“小不点”云里雾里,一脸懵逼,嘴里大叫道:

“我可是好学生,别带坏我了!一天到晚就的尽说些不着边的话,教人做不着调的事,恶心到吐。”

“你都没有胸,你凶什么凶?瞧你长得跟闹着玩儿似的,颜值低就不要强行撩妹。”

“谁说我撩妹了?没胸怎么了?我长得这么漂亮,胸大还得了!你说话注意点,我脚下穿的这只3块钱的拖鞋可不是闹着玩的,小心我拍死你个又皮又欠揍的恶心狗子。”

几句话说得老k目瞪口呆,也是一脸懵逼,乖巧得象个小猪仔。

那次半期考考得不好,我心情郁闷,吃不下饭。老K见状跟我急眼说:

你已进入脑子不好使状态,

我当时那个乐呀!急忙追问老k回家是否跪搓衣板,老K没有正面回荅,只是故着神密地对我说:

老k真是一个开心果。

老K接着说:

“放弃与放手是有区别的,放弃是牺牲本来属于你的东西,而放手是放下那些从来都不是你的东西。”

我问后来娃娃亲的事怎样了?老k面带非州微笑对我说:

“这还用问吗?既是放弃也是放手,你拉倒呗!”

都说春天的风象母亲的手抚摸我的脸,那天的风却象后手大耳刮子豁死人。

那天我急匆匆跑进宿舍准备添加一件衣服穿,定晴一看,只见老k独自一人坐在床上搭拉着脑袋进入发呆模式,我叫他,他不搭话,我以为他跟我装,于是我面带天使般微笑走到他身边套近乎:

“别装理不理的样子,其实你的心里在呯呯直跳对不对?”

老K蓦然抬起头,一副见了鬼的表情。

“你少来倒贴我,我警告你,我生气的时候不要跟我嬉皮笑脸,你一笑我就会跟着笑,这样显得我很没有面子。”

“我发现你`很没有面子`的样子真可爱。给你个眼神,自已体会。”

我装着萌萌哒跟老K挤眉弄眼。

“喜欢我就直接说出来,何必抖腿引起我的注意?跟个娘们似的在我面前卖弄风骚,有一种伤害叫丑八怪说的就是你。”

老k说完,用手指了指他的床头柜,我一看,只见他床头柜上摆放的厢子锁被撬坏了,我顿时明白,原来宿舍遭贼偷,包括我,老k等好几个舍友的钱,衣物悉数被偷。

那一刻别提多心伤,心疼,心乱,心凉。

“该死的毛贼,三天不打,上房揭瓦,作妖呢?找削呢?你在逼我出招呢!”

第二天老K不在,我看见老K睡铺墙上显目地贴着一张白纸,白纸上他用铅笔画了一个长方体大坑,坑旁放一把铁锹,坑左边写道:

“请看图,愚人节快到了!大胆毛贼你有种再来偷本宿舍里的东西,我就在清明节顺便把你埋了!别问我中间这几天干麻去了,挖坑呢!”

再一看坑右边写道:

“再说一遍,看图,毛贼小子你有种再来偷本宿舍里的东西,这坑就是给你准备的!”

好家伙!尽管我了解老k!他不过是想吥唬吓唬毛贼,但那几句话写得太绝,让人心里渗得慌。

校园记实原创系列之《六号宿舍》(图6)

说来也怪,从此六号宿舍再也没遭过贼偷。

更奇怪的是,从那天起,就

不久“小不点”也般走了,后来六号宿舍换了不少新面孔。

高二下学期,学校文理分了班,我从六号宿舍搬出,住进七号宿舍。

六号宿舍给我留下太多念想。

离开那天,我费了好大劲揭下贴在老k睡铺墙上那张留着老k字迹的纸,我把它折好,小心翼翼地夹进我的日记本里。

就在日记本合上的那一瞬间,情不自禁,

严旺

1下一页
相关阅读
猜你喜欢